相关评论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相关评论 >> 正文

李云勇:不是所有的涨价都是“发国难财”

发布日期:2020-01-30    点击:

    全民抗疫急,物价火箭飙升。一些群众纷纷建议,新肺是国难,必须严惩发国难财的人。对此,笔者认为,必须慎重对待,不能一概将涨价列为发国难财。

非常时期,非常地点,涨价其合理性。比如,泰山的挑山工背了30多瓶矿泉水,经2多小时爬上泰山山顶,非常不易,同类物品山上价格为山下的数倍不等,你能说山顶价格离谱吗?抗美援朝时期,大陆高价购买霍英东提供的药品等物资,为战争胜利创造了良好条件,你能说霍英东是在发国难财吗?

当前的中国,为了遏止疫情蔓延,各地启动一级响应,比如要求大家尽可能宅在家,省市际公路交通暂时停运。交通不便,物资紧缺,各地急需口罩,原材料进不来,熟练的缝纫工招不来,生产口罩的总成本急剧攀升,你要人家亏本按平时价格提供口罩合理吗?要动员更好更多力量抗疫,就得允许合理涨价。

接受合理涨价,先秦时期已有良好先例。为了让本国人摆脱他国的奴隶身份,子路自费赎人,接受了国家的巨额奖励,这就是子路受牛的故事,受到了孔子的表扬,这样才能激励更多人关爱人民群众。抗美援朝时期,新中国一穷二白起家,物资奇缺,生产能力严重滞后,霍英东冒着巨大风险提供物资,国家高价购买,奠定了这场战争胜利的基础。

何为发国难财?当有法定标准。交通管制,人员管控,物资难进,比如白菜平时一把5元,疫时数十元,应当可以理解,不能动不动喊打喊杀,否则就会寒了人心,谁还愿意冒险运送物资,生产口罩等必需品呢?为了鼓励万众抗疫,就得明确何为国难财,应像肯定子路、霍英东一样,确立合理的法定涨价幅度。

这就如同浙江等一些地方,通过合理的经济补偿为“逆行者”打腰提气。浙江划拨了将近10亿专款用于“抗疫”:医护人员如果感染肺炎,按工伤处理,消除后顾之忧,然后落实医保;确保患者不能因费用问题影响就医,紧接着落实加班费和饮食补贴;这种做法很市场,却恰恰彰显了人文关怀和社会的文明进步,对抗击疫情是大为有益的。

生财有道,法治护航。物资供应不可能完全依赖政府调度的情况下,市场补充是非常有必要的。当前政府部门在打击“哄抬物价”之前,需要制定非常时期的涨价标准,厘清合理涨价的区间,科学区分哪些属于合理涨价,哪些属于哄抬物价。从而减少市场主体的顾虑,尽最大可能调动一切积极因素,形成全社会人财物供应的最大合力,为早日扫除病疫做出共同的努力。

(红笔:李云勇)

Copyright ? 2020  奥门金沙网址新型肺炎防控专题网站

内容维护:党委宣传部      技术支持:西安博达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