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景观

风云际会踏歌来

来源:党委宣传部      作者:周进芳 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5-05-01 00:00       点击数:

人们常说,建筑是凝固的音乐、无言的诗。校园里,确乎有这么一幢难以名状的楼宇:正瞧,它如同一艘战舰,航行在大海的碧波之上,高大的白色舰体上撑起片片白帆;侧看,它又如一只巨型的海鳗,飘游在海涛与浪花之间,波型的流行曲线给人以灵动的美感;俯瞰,它又如夜空中星光一点,大海上面的白云一片……它的名字:尚艺楼。

这里吹拂着“南风”。

南风又名“凯风”,《诗经》中早有“凯风”之章。她既是春夏之交的熙风,也是朝日升起时的和风,还是潜心润物的淳风。而艺术世界里的“南风”,则是音乐的起源、歌诗的元点。据《礼记·乐记》中记载:“昔者,舜作五弦之琴,以歌《南风》”。其歌曰:“南风之熏兮,可以解吾民之愠兮;南风之时兮,可以阜吾民之财兮。”南风应时而吹,不仅能给人们带来阳光和雨露,带来丰收的喜悦,而且还能消解人们怨恨与忧愁,抚慰心灵、快意人生。

尚艺楼里“南风剧场”,穿越了时间,浓缩了空间,成为“南风”劲吹的殿堂。《阳春白雪》飘飞在《春江花月夜》里,凭籍南风,履行了她《光明行》的诺言;《雨打芭蕉》的清响,变幻成《彩云追月》的轻绵,依托南风,憧憬着《步步高》的理想人生;《天鹅湖》里的那群天鹅,踩着爵士鼓的节奏在南风中翩翩起舞;那流淌着青春与秀丽的《蓝色的多瑙河》,借助南风,在这里交织成一曲《汉江韵》,浸入观众的心田……

南风中,雏凤鸣响,“国韵”悠扬;南风中,众鸟欢唱,“远声”绵长。《诗·邶风·凯风》有言:“凯风自南,吹彼棘心。”这南风,兼容了四季,汇聚了六合,是百花争艳时的东风,是凤凰亮翅时的惠风,如同母亲温情的絮语抚慰着幼儿稚嫩的心灵。

这里,也飘动着“卿云”。

古之卿云者,“若烟非烟,若云非云,郁郁纷纷……”那是自然的彩云,也是社会的祥云。传说上古时期还传唱过一首《卿云歌》,歌中唱道:“卿云烂兮,糺缦缦兮。明明天上,烂然星陈。”灿烂的云彩萦绕舒卷,明朗的天空星辰闪亮。这是一幅色彩清丽、喜庆祥和的迷人画卷。

尚艺楼中的美术馆名曰“卿云”,透过这字眼,就能体悟其久远的文化意味和深隐的丰厚寄寓。

卿云是一朵岫云,它从师苑里飘飘而出。每当桃李芬芳的时候,师苑的学子们就在这里捧出精心培育的艺术之“花”,让行家里手来补阙与斧正,让广大师生来品鉴与分享,然后,如一朵岫云飘散到四面八方。“山上朝来云出岫,随风一去未曾回。”正是它精准的写照。

卿云是一团轻云,它从生活中蒸发而成。热爱生活的人们随时都可以将自己对生活中的感受,用镜头,用丹青,用雕刻,用行草,用适合自己的方式在这块净土,充分地表达出来,且不带一丝的羁绊,更不带一星铜臭。

卿云是一片霓云,它在艺坛上漫游而升。在缤纷的“美”的世界里,校园里那群醉心于“美”的发现者,有的捕获了它的“泉源”,有的浓缩了它的“瞬间”,有的摄取了它的“光泽”,有的摹拟了它的“曲线”……或奇或新,或实或虚,或明或暗,快意于发现,纵情于挥洒,让身边之美得以升华,为天空镶上了迷人的色彩。

“卿云”,既是缤纷的彩云,也是吉祥的庆云,更是“美”的星云。

这里,还是“踏歌”的地方。

有一首流传大约有1000多年了的《竹枝词》,人们至今还耳熟能详:“杨柳青青江水平,闻郎江上踏歌声。东边日出西边雨,道是无晴却有晴。”然而,它还没有诗中描写的“踏歌”舞流传得长久。

踏歌,这一古老的舞蹈形式源自民间,远在两千多年前的汉代就已兴起。每到阳春三月,碧柳依依,翠裙垂曳,婀娜身姿,一行踏青的少女,踏着春绿,唱着欢歌,敛肩、含颏、掩臂、摆背、松膝、拧腰,联袂歌舞,溶入一派阳光明媚、草青花黄的春光秀色里。据古籍记载:“若来若往,若仰若俯”、“罗衣从风、长袖交横”,到了唐代更是风靡盛行。所谓“丰年人乐业,陇上踏歌行”。那古朴的韵律,那流动的舞姿,那别致的情态,那浓浓的气息,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美感。

尚艺楼里的舞蹈中心,取名“踏歌”,其意味不啻在传承中国舞蹈的载歌载舞、因歌而舞的传统,更意味着它将把生活与艺术整合在一起,在“为美好生活而舞”的同时,还将“为梦幻人生而舞”,“为高雅艺术而舞”。

走过路过的人们,或许会诧异于尚艺楼别致的外形,却不知会不会留心这些醇美的内蕴。这里藏着“南风”,这里聚“卿云”,在风云际会的地方,不妨“踏歌”而来……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