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代楷模

张超:魂归海天

来源:转载      作者: 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9-07-30 20:14       点击数:

央视网消息(焦点访谈):今天是八一建军节,我们要关注的是一位魂归海天的英烈。张超,是我国为航母事业牺牲的第一位舰载机飞行员。4月27日,他在驾驶舰载战斗机进行陆基模拟着舰训练时,因飞机故障,为保战机错过最佳逃生时间,坠地受重伤,经抢救无效壮烈牺牲。

2016年4月27日,在海军某机场,某舰载航空兵部队正在组织飞行员进行陆基模拟着舰训练。12时34分,张超驾驶歼—15战斗机最后一个架次起飞。完成这个架次,再飞7个架次,张超就可以跟同班战友们去我国第一艘航母辽宁舰,完成上舰任务,真正成为一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。然而,12时59分,事故发生了。

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部队长戴明盟介绍,张超当天着陆的过程非常平稳,甚至可以说是非常漂亮。然而,刚一着陆,战机的控制系统发生了严重故障,战机突然失去了控制,机头开始上扬,并以每秒近50米的速度向前冲了出去。

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参谋长张叶说:“出现问题以后,飞行员做了两个选择,一个选择是先把飞机控制住了,很短的时间从这个着陆点一直到飞机滑跑大概是200米左右。”戴明盟队长说:“大概在两到三秒钟之内它就跃起来了,达到接近一个垂直的状态。”

张超是顶尖的飞行员,他明白,如果故障不排除,战机肯定会发生坠毁。飞行记录显示,从12时59分11.6秒发现故障,到59分16秒跳伞,在短短的4.4秒时间里,张超只有一个动作,就是竭尽全力推操纵杆到头,力图制止机头上仰,避免战机损毁。对于张超这样训练有素的飞行员来说,在4.4秒的时间,实施自救生还几率是很大的,然而直到战机接近垂直实在无力挽救时,他才选择跳伞,终因高度太低,主伞未完全打开而坠地受重伤,送医院抢救无效,不幸壮烈牺牲。张超是为我国航母舰载机事业牺牲的第一位英烈,年仅29岁。

张超是海军超常规培养的舰载飞行员之一,也是我国舰载飞行员中最年轻的一员。截至2016年4月27日,张超一共飞过8种机型,这在年轻的三代机飞行员中可谓是凤毛麟角。

海军航空兵某团飞行员聂元闯说:“第一个放单飞的人可以说是飞行技术最好的,张超在2006年跟我接触到2015年这期间一共改了好几个机型,每一个机型的改装他都是我们同学中第一个放单飞的。”

在海军航空兵某团,张超改装歼8战机,第一个放单飞,改装歼11B战机,提前4个月完成,是全团公认的飞行尖子。在张超的飞行生涯中,他和战友们一道刷新了海军三代机改装多项新记录,执行重大演习演练任务10多次,因为技术好,刚改装完就被抽调到了尖刀大队,成为当时全团尖刀队员里最年轻的一个。

在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,作为超常规培养的飞行员之一,张超比同班次的其他学员晚来了两年时间,但是4月27日之前,他已经完成了上舰前93.24%的飞行架次,成绩全部优等,成为了同批学员中的优秀代表。

作为一名顶尖的飞行员,张超最大的梦想就是驾驶最先进的飞机,早日成功着舰,登上航母。就在牺牲的前一刻,在护送他去医院的战友旁边,他心里想着的还是上舰。

张超的妻子张亚是民航的一名空姐,2011年春节,张超和张亚在湖南岳阳老家举行了婚礼,因为两人工作繁忙,婚礼的筹备基本都是由父母给操办的。婚礼前一天,二人才赶到了岳阳。婚礼上的张超,除了表达对妻子的爱意,对双方父母的感恩,还对妻子提了个小小的要求:“常年要担任24小时战斗任务,不能够回家,孝敬父母时间比较少。我希望我的老婆能够把我不足的地方弥补上。”

跟一般的婚礼不同,张超的婚礼,处处都透着军人的色彩。在结婚现场,他不忘感谢坚守在一线的战友们:“只有在我们的铁翼下,人民的财产才能得到保护,国家的经济才能得到发展,大家的钱包才能丰满。”

军人,战友,国家是张超提得最多的字眼,为了飞行,他的小家牺牲了太多。结婚第二天,张超就归队训练了。结婚近5年来,张超和妻子聚少离多,两人没有过过一个情人节,至今没有拍摄婚纱照,每年回家的日子两只手都数得过来,2岁的孩子看得最多的就是网络视频聊天里的爸爸。

张亚告诉记者:“他跟我说过一句话,上天能操机,下海能操舰,这才是一名真正的海军。我知道这是他的爱好,他特别爱飞行,而且他特别想飞最顶端的武器。他说,如果能为祖国的航母事业做一些贡献、奉献,哪怕粉身碎骨他也愿意。”

1986年8月,张超出生在湖南省岳阳市一个农民家庭。张超的舅舅是军人出身,耳濡目染,他自小就有从军的梦想。

从军报国的梦想在张超心底深深扎下了根,2004年,18岁的张超通过层层考核选拔,成为空军的一名飞行学员。5年之后,成绩优异的张超主动要求分配到“海空卫士”王伟生前所在部队——海军航空兵某团,成为一名真正守土卫疆的飞行员。

婚后,在民航工作的张亚曾经有个念头,试着动员张超到民航工作,因为那里的飞行员不光待遇高,风险还小了不少,但是张超拒绝了。张亚说:“我母亲说你们战斗机飞行员这么光鲜的职业,这么光荣的职业,怎么工资都不如民航?他说我们这些人都是时刻为祖国献身的,我们讲的就是奉献,不是金钱。”

为了支持张超的工作,2012年夏天,张亚辞去了民航的空乘工作,特招入伍来到海南,两人终于聚到了一起。

也就在这一年,2012年11月23日,作为我国航母舰载机试飞员,戴明盟驾驶歼-15舰载战斗机,在我国第一艘航母辽宁舰上成功实现首次着舰起飞,实现了我国固定翼飞机首次由陆基向海基的历史性突破。随着航母事业的发展,急需在三代机部队中遴选舰载战斗机飞行员。

这一消息牵引着张超平静的心,他很想去试试。可是女儿刚出生不久、父母也到了海南,一家团聚,张超的决定意味着,刚刚聚在一起的一家人又得分开。当时张超所在单位领导也在挽留张超,团里已经给他申报了副大队长的职务,前途也一片光明。

目前我国舰载战斗机事业刚起步,面临着安全和技术的双重风险,一旦选择了舰载战斗机飞行,就意味着一切从零开始,也意味着难以顾及家庭和亲人。但这些都没能阻挡张超投身舰载飞行的梦想。

2015年3月,张超以优异成绩被选拔进入舰载机部队,正式投身舰载飞行事业,成为中国海军最年轻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。

舰载战斗机飞行因其难度大、风险高,一直被誉为刀尖上的舞蹈。国外有报告显示,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风险系数是航天员的5倍,是一般战斗机飞行员的20倍。戴明盟说,与陆地机场相比,航母的甲板显得非常狭小,有人形容在空中看就像一片邮票、一片树叶,在海洋当中的作战环境,那种脚踏实地的感觉就没有了。

彰显国家意志的航母要真正形成战斗力,必须尽快培养一批成熟的舰载机飞行员。为了早日上舰飞行,在陆基的模拟飞行训练中,张超付出了所有的心血,一头扎进高强度的训练之中。他对战友艾群说过,一心想上舰。

舰,指的是我国第一艘航空母舰。只有在航空母舰上完成起降飞行训练,取得上舰资格认证,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。因为全身心投入上舰飞行训练之中,张超很少有时间去看望妻儿父母。2016年春节,女儿含含就快满两岁了,趁着回家,一家三口总算拍了一张像样的全家福。张超还答应妻子,以后要到海边补拍一套正式的婚纱照。

今年的清明节期间,张超挤出了两天时间,匆匆回了一趟家。张亚说:“我还跟他抱怨过,我说我从来没有收到过你的生日礼物,说每年过生日你都不在我身边,我跟他在一起那么多年,情人节都没有在一起过过,生日也没有在一起,然后他就说给我补发了一个生日礼物,让我回去拆包裹。然后在我回去之后才发现,这个包裹就是他。惊喜、很开心,特别开心他能够回来,但是没有想到这是最后一次。”

虽然张超倒在了登上航母的最后一刻,但是战友们说,他们会带着张超未完成的梦想,早日实现登舰。

张超的战友,飞行员艾群说:“带着兄弟一起成功上舰,然后拿到上舰资格证,也有兄弟一个,我们会把这个上舰资格证交到他的爸爸妈妈,交到他的妻子手里。告诉他们,你们有一个好儿子,有一个好丈夫,告诉孩子你有一个英雄爸爸。”

航母是大国重器,承载着中华民族的世纪梦想,是经略海洋,维护海权的重要支撑。张超所服役的舰载航空兵作为航母战斗力的拳头和利刃,岗位尤其重要。没有前人指导,没有经验借鉴,只能靠自己智慧、技艺和意志去拼搏和探索。和平崛起之路上的求索需要排除万难,不怕牺牲的勇气,也需要解决问题和自我超越的决心。今天,我们缅怀和纪念张超,既是对现代士兵昂扬士气的致意,更是对献身国防事业的不朽军魂的致敬。

上一条:不忘初心永怀理想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